§ 主頁 § 琴學入門 § 武林豪傑 § 琴曲題解 § 百琴堂 § 藏經閣 § 武林藏品 § 琴詩琴畫 § 武林論壇 §
留言板

 

『鳳求凰專題』

 

 

ξ 鳳 求 凰 故 事 ξ
 

 
文君聽琴圖》
《司馬相如琴挑卓文君》/《卓文君夜奔司馬相如》:
 

  司馬相如善鼓琴,其所用琴名為綠綺,是傳說中最優秀的琴之一。

  司馬相如少時好讀書、擊劍,被漢景帝封為武騎常侍,但這並非其初衷,故借病辭官,投奔臨邛縣令王吉。臨邛縣有一富豪卓王孫,其女卓文君,容貌秀麗,素愛音樂又善於擊鼓彈琴,而且很有文才,但不幸未聘夫死,成望門新寡。

  司馬相如早巳聽說卓王孫有位才貌雙全的女兒,他趁一次作客卓家的機會,借琴表達自己對卓文君的愛慕之情,他彈琴唱道,“鳳兮鳳兮歸故鄉,游遨四海求其凰。有一豔女在此堂,室邇人遐毒我腸。何由交接為鴛鴦,鳳兮鳳兮從凰樓。得托子尾永為妃。交情通體必和諧,中夜相從別有誰。”這種在今天看來也是直率、大膽、熱烈的措辭,自然使得在簾後傾聽的卓文君怦然心動,並且在與司馬相如會面之後一見傾心,雙雙約定私奔。當夜,卓文君收拾細軟走出家門,與早已等在門外的司馬相如會合,從而完成了兩人生命中最輝煌的事件。

  卓文君也不愧是一個奇女子,與司馬相如回成都之後,面對家徒四壁的境地(這對愛情是一個極大的考驗),大大方方地在臨邛老家開酒肆,自己當壚賣酒,終於使得要面子的父親承認了他們的愛情。

  後人則根據他二人的愛情故事,譜得琴曲《鳳求凰》流傳至今。

  唐代詩人張祜則有《司馬相如琴歌》一首,曰:

  鳳兮鳳兮非無凰,山重水闊不可量。

  梧桐結陰在朝陽,濯羽弱水鳴高翔。

 

據司馬遷的《史記.司馬相如列傳》 中記載:

司馬相如,字長卿,成都人,以文章名漢世。而少善鼓琴,嘗客遊臨邛。臨卭令與之相善,邑富人卓王孫知有貴客,為具召之 ,酒酣,臨邛令前奏琴,曰竊聞長卿好之,願以自娛。相如辭謝為鼓一再行。卓氏女文君竊從戶窺,心說而好之。夜亡奔相如 。相如納之,故史氏謂長卿以琴心挑文君。嗚呼,斯言之玷,不可為也。使其無卓氏之疪,豈不為完士哉。雖然,其晚節稱疾 ,閒居不慕榮貴,斯可尚也。

 

 
ξ 司 馬 相 如 ξ
 
  司馬相如(公元前179∼前118) 。西漢文學家。字長卿。蜀郡成都(今四川成都)人。少好讀書擊劍,被漢景帝封為武騎常侍”。景帝不好辭賦,他稱病免官,來到梁國,與梁孝王的文學侍從鄒陽、枚乘等同遊,著《子虛賦》。梁孝王死,相如歸蜀,路過臨邛,結識商人卓王孫寡女卓文君,卓文君喜音樂,慕相如才,相如以琴心挑之,私奔相如,同歸成都。家貧,後與文君返臨邛,以賣酒為生。二人故事遂成佳話,為後世文學、藝術創作所取材。武帝即位,讀了他的《子虛賦》,深為讚賞,因得召見。又寫《上林賦》以獻,武帝大喜,拜為郎。後又拜中郎將,奉使西南,對溝通漢與西南少數民族關係起了積極作用,寫有《喻巴蜀檄》、《難蜀父老》等文。後被指控出使受賄,免官。過了一年,又召為郎,轉遷孝文園令,常稱疾閒居,有消渴疾,病免,卒。

  司馬相如的文學成就主要表現在辭賦上。《漢書•;藝文志》著錄"司馬相如賦二十九篇",現存《子虛賦》、《上林賦》、《大人賦》、 《長門賦》、《美人賦》、《哀秦二世賦》6篇,另有《梨賦》、《魚賦》、《梓山賦》3篇僅存篇名。收入《文選》的《子虛賦》、《上林賦》是司馬相如的代表作品。這兩篇賦內容前後銜接,《史記》將它們視為一篇,稱為《天子游獵賦》。《子虛賦》假托楚國子虛先生,在齊國烏有先生面前誇說楚國雲夢澤之大和楚王畋獵之盛,烏有先生則批評他"不稱楚王之德厚,而盛推雲夢以為高,奢言淫樂而顯侈靡",但同時也把齊國的土地之廣、物類之豐誇耀了一番。《上林賦》寫亡是公聽了子虛和烏有談話後,一方面批評他們"不務明君臣之義,正諸侯之禮,徒事爭於遊戲之樂,苑囿之大",另一方面又在"君未睹夫巨麗"的名義下,把漢天子上林苑的富貴壯麗及天子射獵時的盛況大加鋪陳誇說,以壓倒齊楚,表明諸侯之事不足道。最後則以漢天子翻然悔悟,覺醒到"此大奢侈","乃解酒罷獵"作結。作品的主旨在於歌頌大一統王朝的聲威和氣魄,同時對統治者的過分奢侈也作了委婉勸戒。但因為作品的主要部分是誇張帝王的排場和享樂,末章的一點所謂諷諫之意,正如揚雄論賦所批評的那樣,"靡麗之賦,勸百而諷一"(《漢書.;司馬相如傳贊》)而已。在藝術表現方面,《子虛》、《上林》兩賦結體宏大,描寫場面雄偉壯觀,富有氣魄。但終以過分誇奇炫博,內容比較空洞;而且僻字連篇。《《文心雕龍》.;練字篇》說:"故陳思稱揚馬之作,趣幽旨深,談者非師傳不能析其辭,非博學不能綜其理,豈直才懸,抑亦字隱。"他的《長門賦》、《美人賦》、《大人賦》、《哀秦二世賦》均為騷體作品。其中《長門賦》比較有名,據敘中說,是為武帝陳皇后失寵而作。賦中寫失寵女子的心理,委婉曲折,悲動人,是一篇別具風格的抒情小賦,對後代宮怨一類題材的詩歌有很大影響。

  司馬相如在作賦理論上,提出"合綦組以成文,列錦繡而為質"和"苞括宇宙,總覽人物"(葛洪《西京雜記》所引)的主張,說明他在作賦時比較重視資料的廣博、辭採的富麗,相對忽略思想性。儘管如此,他在賦史上仍有重要地位。他的《子虛》、《上林》,為漢代鋪張揚厲的散體大賦確立了比較成熟的形式,後來的一些描寫帝都、宮苑、田獵、巡遊的大賦,無不受影響;而論規模、氣魄,則難與相如之作齊肩。司馬相如的文學創作活動,豐富了漢賦的題材和描寫方法,使漢賦成為一代鴻文,所以揚雄說:"如孔氏之門用賦也,則賈誼升堂,相如入室矣。"(《法言.;吾子》)魯迅也高度評價了司馬相如對漢賦變體創新的貢獻,說他"不師故轍,自攄妙才,廣博閎麗,卓越漢代"。

  司馬相如的《喻巴蜀檄》是他出使西南時為安撫巴蜀百姓而作。《難蜀父老》是一篇辯難文字,假托蜀父老非難"通西南夷",而引出作者的正面意見,闡明"通西南夷"的重大意義。文章議論風發,說理透徹,也有一定文采,劉勰稱後者"文曉而喻博,有移檄之骨焉"(《《文心雕龍》.;檄移》)。它們對後世政論和告諭文體,也有一定影響。另外還有散文《上書諫獵》和《封禪文》。詩歌則僅存《琴歌》和《郊祀詩》。
 
 

 
ξ 卓 文 君 ξ
 
   卓文君,漢臨邛人,生卒年不詳。為富商卓王孫之女,有文才。 司馬相如飲於卓府,時文君新寡,相如以琴心挑之,文君夜奔相如,同歸成都。卓王孫大怒,不予接濟。後二人回臨邛賣酒, 卓王孫引以為恥,不得已才將財物、僮僕分與。司馬相如自從與才女卓文君成親後,便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。後相如欲娶茂陵女為妾,文君賦白頭吟,相如乃止。《白頭吟》:

皚如山上雪 ,皓如云間月,聞君有兩意,故來相決絕。

今日斗酒會,明旦溝水頭,蹀躞御溝止,溝水東西流。

淒淒重淒淒,嫁娶不須啼,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離。

竹杆何裊裊,魚兒何徙徙,男兒重義氣,何用錢刀為?

  并附書:“春華競芳,五色凌素,琴尚在御,而新聲代故!錦水有鴛,漢宮有水,彼物而新,嗟世之人兮,瞀于淫而不悟!”

  隨后再補寫兩行:“朱弦斷,明鏡缺,朝露晞,芳時歇,白頭吟,傷離別,努力加餐勿念妾,錦水湯湯,與君長訣!”

  卓文君哀怒的《白頭吟》和淒怨的《訣別書》,使得司馬相如大為不忍,想到當年的患難相隨,柔情蜜意的種種好處,實在不便一意孤行,而弄到月缺花殘,香消玉殞的地步。

 
  不料後來相如為武帝重用,在被武帝召去五年之後,在兩地分居五年之後,司馬相如的愛再次迷離,久居京城,看盡名媛美女,竟對文君萌生嫌棄之心。有一天,他給妻子送去了一封「怪信」,並囑咐一定要帶回文君的回信。

  卓文君盼到了丈夫的來信,欣喜若狂!可是拆開一看,她的心都涼了。原來信上只有冰冰冷冷的十三字:

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

  聰明的卓文君瞧見在「萬」字之後,少了一個「億」字,當下心如刀割、淚眼婆娑。因為「無億」即「無意」也,是丈夫對自己已然「無意」的暗示!於是,她強忍著悲痛,回了一封「倒順書」《怨郎詩》給司馬相如:

一別之後,

兩地相思,

只說是三四月,

又誰知五六年,

七弦琴無心撫彈,

八行書無信可傳,

九連環從中折斷,

十里長亭望眼欲穿,

百相思、千繫念,

萬般無奈把郎怨。

萬言千語說不完,

百無聊賴十依欄,

重九登高看孤雁,

八月中秋月圓人不圓,

七月半,燒香稟燭問蒼天,

六月三伏天,人人搖扇我心寒,

五月石榴如火,偏遇冷雨澆花端,

四月枇杷未黃,我欲對鏡心意亂,

三月桃花隨水轉,二月風箏線兒斷,

噫!郎呀郎,巴不得下一世你做女我做男。

 

  司馬相如看了之後,深有悔意,隔日便派人到四川文君接至長安同住,重拾昔日兩人的恩愛。
 

 

 
ξ 漢 賦 ξ
 
  在“賦”的寫作上,最有成就的作家,就是西南夷開拓中建立功勛的司馬相如。皇帝劉徹是一個喜愛文學的人,有一天,他讀到司馬相如的《子虛賦》,惋惜說:“我自恨不能跟作者生在同一個時代。”一位也是蜀郡(四川成都)人的宦官在一旁說:“他是我的同鄉,我聽說他有很多這種作品。”劉徹大喜,立刻征召他到長安。──這種結合跟贏政和韓非的結合,完全相同,不同的是那位宦官不必害怕司馬相如奪他的位置。

  劉徹的征召恰是時候,因為司馬相如在家鄉正不得意。司馬相如很窮,偶爾有一次,參加臨邛(四川邛崍)富豪卓王孫的宴會。卓王孫的新寡女兒卓文君,是一位喜愛文學和音樂的女子,在宴會上,司馬相如彈琴,故意彈出《鳳求凰》曲子,卓文君從窗縫中窺探,看到他儀容瀟灑,不由的愛上了他。結果,跟他私奔。

  這在當時是一件醜聞,卓王孫氣的發昏,跟女兒斷絕父女關係。司馬相如飢寒交迫,便索性在他岳父門前,開設一家酒鋪,司馬相如短褲赤膊,招待客人。而由卓文君親自為客人燙酒。這對於講身份的富豪來說獎一個天大的侮辱,卓王孫臉上無光,閉門不出。後來兄弟們─再勸解,才算分一點財產給女兒。

  正在此時,劉徹征召司馬相如。司馬相如比韓非幸運,沒有受到入獄毒死的待遇,劉徹給了他一個中級官職。又命政府供應他紙筆(這些都是當時的貴重物品)。以後,又被擢升為皇家警衛指揮官(中郎將),派到蜀郡(四川成都)處理西南夷諸國歸附事宜。因為他是欽差大臣,蜀郡郡長(太守)以下,遠出郊外迎接,沿途各縣縣長親自當前導,蜀郡人士深感這是全郡的光榮。卓王孫和臨邛的其他富豪也都到蜀郡歡迎,而且深恨自己把女兒嫁給司馬相如太晚(這使我們想起紀元前四世紀的蘇秦)。

  司馬相如的遭遇是傳奇的,傳奇的樞紐在於“賦”,可說明“賦”的份量。“賦”一直支配中國文壇,到紀元後六世紀,才被淘汰。
 
 

 

§ 回主頁 §

 

雪茄网购| 哈瓦那雪茄| 雪茄价格| 雪茄烟网购| 雪茄专卖店| 雪茄怎么抽| 雪茄吧| 陈年雪茄| 大卫杜夫雪茄| 保利华雪茄| 古巴雪茄品牌| 古巴雪茄多少钱一只| 古巴雪茄专卖网| 烟斗烟丝| 小雪茄| 金特罗雪茄| 帕特加斯d4 | 蒙特雪茄| 罗密欧朱丽叶雪茄| 网上哪里可以买雪茄| 限量版雪茄| 雪茄专卖网| 雪茄哪里买| 买雪茄去哪个网站| 推荐一个卖雪茄的网站| 古巴雪茄价格| 雪茄海淘| 帕拉森雪茄|

electric bike| e bike| electric bicycle| electric bikes for adults| electric tricycle| electric trike| folding electric bike| mid drive electric bike| electric fat bike| fat tire electric bike| best electric bike|

private school hong kong| English primary school Hong Kong| primary education| top schools in Hong Kong| best international schools hong kong| best primary schools in hong kong| school day| boarding school Hong Kong| 香港威雅國際學校|

地產代理| 租辦公室| office for lease| office leasing| Hong Kong Office Rental| 物業投資| office building| Commercial Building| Grade A Office| 寫字樓| 商業大廈| 甲級寫字樓| 頂手| 租寫字樓| Rent Office| 地產新聞| office for sale|

太古廣場| 海富中心| 中港城| 統一中心| 瑞安中心| 力寶中心| 信德中心| 新港中心| 中環中心| 合和中心| 康宏廣場| 星光行| 鷹君中心| 遠東金融中心| 港晶中心| 無限極廣場| 光大中心| 中遠大廈| 海港中心| 新世界大廈| 永安中心| 南洋中心| 永安集團大廈| 華潤大廈| 永安廣場| 朗豪坊| 時代廣場| 新世紀廣場| 太古城中心| 希慎廣場| 交易廣場| 創紀之城| 港威大廈| 企業廣場| 新文華中心| 置地廣場| 怡和大廈| 世貿中心| 太子大廈| 中信大廈| 禮頓中心| 中銀大廈| 銅鑼灣廣場| 環球大廈| 海濱廣場| 新鴻基中心| 萬宜大廈| Tower 535| 高銀金融國際中心| 海濱匯| 皇后大道中9號| 國際金融中心| 半島中心| 利園三期| 天文臺道8號| 信和廣場| 娛樂行| 南豐大廈| 帝國中心| 中環廣場| 美國銀行中心| 尖沙咀中心| 新東海商業中心| Chater House| Nexxus Building| One Island East| 中匯大廈| Fairmont House| 華懋廣場| 中建大廈| 北京道1號| 胡忠大廈| Central Plaza| The Centrium| LHT Tower| China Building| AIA Central| Crawford House| Exchange Tower| AIA Tower| World Wide House| One Kowloon| The Gateway | One Island South| Jardine House| Millennium City | Exchange Square| Times Square | Pacific Place| Admiralty Centre| United Centre| Lippo Centre| Shun Tak Centre| Silvercord| The Center| Mira Place| Ocean Centre| Cosco Tower| Harcourt House| Cheung Kong Center|